行走在昆仑山的测量人

2020-12-07 14:13:42 来源: 壹点网

0 浏览 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中铁十一局集团高原公路项目坐落在平均海拔5300米,最高处海拔5630米的地段,氧气稀薄气压低,含氧量为内地55%,气压为内地59%的高原大山里面.却活跃着一批敢与地斗敢与天争的年轻人,这就是新疆5号公路项目经理部测量队团体.

自项目上场后,测量队员就陆续从各地赶来,提前进入施工现场。有刚上班一年多的,稚嫩的面庞中透漏着年轻人的活力,还有刚从学校毕业的,在学校里虽然接受过测量理论学习,操作过经纬仪、普通的水准仪,但面对从未用过的全站仪及RTK就不是那么得心应手了。为了帮助他们尽快将理论与实际相结合,掌握公路项目测量的工作,测量队长李玉杰前期组织大家进行培训,学习测量规范。测量队员们一有空闲时间就在驻地门口架好仪器,反复练习各种仪器的操作方法,直到测量数据精确为止。天明,背着仪器、扛着脚架迎着朝阳嗷嗷出发;日落,背着仪器、扛着脚架披着余辉疲惫而归.

这里交通不便,从叶城到项目驻地500多公里,开车至少要十个小时,从项目驻地到工地接近300公里.开车也要4-5小时,在这荒郊旷野、冰天雪地的不毛之地,更没有现代的通信、网络信号.车辆在途中爆胎抛锚就显得非常的危险,在无法及时联系救援的情况下只能靠司机师傅和随乘人员自行解决.每次上山十天半个月都无法和外界联系,处于失联状态,生活物资更是匮乏,吃的是几百公里以外带上来的,生活用水只能靠大家去几公里外的小河沟里去提.

在海拔5630米高原上测量,困难重重,这里严重缺氧、气压低、气温低,测量人员不仅要穿上厚厚的棉袄棉裤和棉鞋,还要背负沉重的测量仪器每天徒步数十公里.初上高原的同志强忍头疼,恶心,浑身酸痛,坚持工作,随身携带的饮用水常常已结冰,嘴皮干裂常流血.站在厚厚的雪地里脚被冻肿,晚上其痒无比.

在测量施工时平坦地段还勉强行进,陡坡峭壁地段,每爬上一、二米就明显感觉呼吸接不上,就必须稍作休息,不然会引起严重的头疼头晕呼吸困难,但是他们高原缺氧不缺精神,克服各种艰辛困苦,小心翼翼架设着测量仪器,精确对准瞄准,矜矜业业的测量各种地形线路数据,为工程建设提供精确的施工数据.

(文/周恒 审稿/傅飞)

在高原雪山上进行测量工作

在小河沟里提生活用水

在工作时累了随地休息

道路中线放样时,要爬越陡峭的山壁

(图/张森 审核/傅飞)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